【我與祖國同成長,獻禮祖國70周年華誕】華理商學院專題報道三 黃廬進:感恩遇見華理,予我舞臺傳遞愛

來源:華理MBA    作者:原編    責任編輯:    11/29/2019

1400

編前語:

因為一代代青年人的奮斗和付出,古老而年輕的中國一次次煥發出蓬勃向上的生機。

而一代代華理商院人,與祖國同行同奮斗,共路共成長,以奮斗之姿向新中國70周年華誕獻上烙印著一代代華理商院人特色和夢想的美好祝辭。


1950年代生的華理商院人

1572489460152058103.jpg


       黃廬進。1959年生,華東理工大學商學院經濟系教授。曾任華東理工大學商學院副院。


       1996年9月底,她從長春理工大學調入華東理工大學。剛來華理商學院報道時,辦公條件與現在的商學院比真可謂是“一窮二白”。因著一份“做一個好老師”的初心,在這里,她做了18年的副院長,全心全意地輔佐了四任院長,為商學院的專業碩士項目和國際化開疆拓土,見證著、親歷著商學院從“脫貧”到“快速成長”,實現“跨越式發展”,大踏步邁向國際一流商學院。


       她威嚴而精干,在同事們看來,她永遠精力充沛,外事交流談判時,小小身軀里總能爆發出驚人的能量,昂首自信地在世界舞臺上宣傳中國,推薦華理商學院;她慈愛且溫暖,利用暑假默默做了七年公益,奔赴云南省自費支教,俯下身全身心地擁抱每一個孩子。


       嚴厲是她,親和是她;乍見敬,久處慕,她是時時刻刻傳遞愛的黃廬進。


壹 

干勁源于感恩:搭班四任院長見證學院發展


       1996年,具備英美語言文學學士加經濟學碩士復合型人才背景的黃廬進老師,因需返滬照顧年事已高的父母,從長春理工大學外語學院來到了華東理工大學工商經濟學院(商學院前身)。當時的系主任嚴誠忠老師,將商務英語(國際貿易)系定位在英語+外貿專業,致力于培養適應我國改革開放的復合型人才。“面試時嚴老師的一番話與我的學科背景和教育理念一拍即合。”黃老師在滬上5所大學的錄用邀請中選擇了華理。


       1998年,面對當年學生英專四級還不能100%通過,英專八級通過率很低的現狀,作為新上任的系主任,她提出了華理商學院復合型人才培養應該“兩手抓、兩手都要硬”的目標,即“為培養適應當時國家發展戰略所需求的復合型人才,一手抓學生的外貿專業課,一手抓英語專四和專八的考試通過率”她定下專四90%的通過率,專八70%通過率。復合型的畢業生(專業+英語)一直受到就業市場的青睞,也為學生海外繼續深造提供了有利的競爭優勢。她對來華理帶的第一屆學生——1994屆商務英語專業的學生印象最深也稱贊有加,“這個班級在20年畢業返校時,可謂是人才輩出,許多同學都已經在各行各業取得了卓越的成績,成為國家的棟梁;同時,也有3位同學留校,如現任華理馬克思主義學院黨總支書記陳俊傲博士,外語學院碩士生導師金春嵐副教授,商學院工商管理系朱凌老師。”


       2000年,黃廬進接任商學院副院長,一干就是18年,輔佐了四任院長;從商學院的“脫貧攻堅”走向國際化辦學的跨越式發展,她幽默地戲說,在商學院的20多年可以總結為“我和四個男人的故事”……四任院長有著不同的領導風格,他們帶領著商學院走過了一個又一個歷史發展階段。黃老師是最好的開拓者、陪伴者和見證者。


       “錢世超老師任常務副院長時期,商學院的領頭人是錢老師和書記毛信莊老師,他倆的領導風格都屬“溫和派”,所以當時院領導班子更傾向于民主集中制。當時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如何脫貧’。1998年招收第一批MBA學員后,我們面臨辦學經驗缺乏、教學條件差的窘迫。對我而言,最大的工作沖擊就是分工分管的是毫不熟悉的專業碩士學位MBA項目和外事工作。那時,班子成員常常在一起討論商量學院大大小小的事,相互支持,在摸索中前進。”彼時,大家齊心協力,MBA項目氤氳而生,EDP項目也隨之發展,為商學院的“脫貧”提供了資金來源和智力支撐。“MBA帶來了提升辦學水平的經費,中美合作AMA高管培訓項目、Kaplan高管培訓合作項目等培養起了一批青年教師和企業培訓師。”


       石良平院長時期是商學院快速發展的階段,他將商學院帶入“教授治學,科研為榮”的時代。“石院長是典型的‘老虎型’風格領導人,他重視數據,思路清晰,力抓科研,積極引進博士和學科帶頭人,提出“MBA是商學院的生命線”,提出能站得住MBA講臺的才是商學院的主力教師。”黃老師也在這一階段深受感召,“我讀了石良平的在職博士,主攻經濟社會學方向,研究中國轉型時期中產階層的消費行為。”她是華理社會學第一個獲得博士學位的人,四年多來教學、科研、行政、讀書同步努力,兩三點睡覺是常有的事,博士畢業時,黃老師已經51歲。就是在那幾年,學院有一批中青年教師骨干都排除困難,攻讀在職博士,如楊逢珉、閻海峰,侯麗敏,董臨萍,王榮芳等老師,奠定了商學院現如今高比例的博士師資隊伍基礎。同時,這一時期的MBA擴大招生,快速發展到200人,從中文MBA單品類,發展成多品類中文、國際、中外MBA并駕齊驅。


       “吳柏鈞院長帶領華理商學院實現了真正的跨越式發展,他的推進力和感召力是有目共睹的,他是典型的“孔雀型”領導風格。由于白天上課,開會和處理各類行政事務,許多郵件到了晚上才有空處理。我記得許多個夜晚,我剛發給吳院長發郵件,他立馬就回復了。他是我見過最努力工作的院長。連院長都這般努力,我更是沒有理由懈怠。”吳院長上任后,就提出專業碩士學位中心的職業化運營,將原來的功能化組織結構變成項目制,責任到人的專業學位中心的員工也一下子擴充到40多人。黃廬進的分工也從運營較為成熟的MBA項目抽身出來,轉向負責工程碩士、MIB,MPAcc等專業碩士學位項目以及學院外事工作和校友工作。期間,她全面負責學院通過AMBA國際認證,向國際化標準辦學進軍。這一個時期,年輕的海外博士畢業生也大規模地加入“華理商學院大家庭”。全面鋪開的市場化運作模式,更加豐富多維的教育體系,由教師、學生和校友共同組建的“生命共同體”使得學院在這一階段的收入有了爆發式的增長,直逼破億。


1572489833247090691.jpg


       “在具有國際化視野的閻海峰院長的帶領下,學院正奔向國際精英商學院(AACSB認證)的目標,經過幾屆院長的努力和積累,2018年秋我們終于正式搬進了學院自己的大樓,2017年底商學院的AMBA再認證順利通過,AACSB順利通過二關,進入最后階段的沖刺;在一帶一路的東線與泰國清邁大學合作2+2本科雙學位項目,西線在羅馬尼亞建立中歐國際商學院,開展學歷與學位教育項目,學院正穩步朝著國際一流商學院邁進。”


        在卸任副院長的一年多中,黃老師在支持新領導班子工作上沒有半點的懈怠,她說,“要站好最后一班崗,也為即將退休畫上圓滿句點。”


       常常有人問她,為什么你總是充滿干勁。她笑答,“干勁源于感恩,沒別的。我感謝華理接納了我和我的先生;感謝華理商學院在我開始進入新的工作環境之時給了我一個舞臺,讓我可以在這里施展所長,做我摯愛的教育事業。”


 用愛喚醒愛:將教育視作一份真正的事業


       教師到底是事業還是職業?黃廬進用她全身心的教師生涯回答了這個問題:這是一份真正的事業,一份用愛喚醒愛的事業。“把教書當職業的老師,除了職業操守,他們很難真正把心思放在學生身上,尤其是在當今對教師的考核方式使得許多人更重視科研。只有真正把教育當作事業的老師,才會不計較時間和付出的精力,自覺主動地幫助和指導學生。有時我們對學生的一點關注,一個提醒,卻足以讓學生受益終生,這是把教育當事業的老師才會‘操的一份心’。”


       不論是做一名普通的授課老師,還是做系主任,做副院長,再回歸到一名普通的教師,黃老師始終全身心地上好每一節課;愛著每一個學生,于細微之處溫暖著他們。“感知到愛,學會愛,掌握愛的能力,并用愛去喚醒學生們去傳遞愛,這是教育的偉大之處。”


       在華理的20多年中,黃老師即時“挽救”過許多學生,他們或曾因失戀產生自殺之念,或曾心理失衡偷盜同學的貴重物品,或曾是行為偏差而險遭開除的……在她的眼里,他們都是有著無限希望的青春驕子,不能輕易放棄他們,更不能鄙視他們。


       老師不是高人一等,而是真正理解教育的偉大及通過教師給予學生們的大愛,并將之傳遞給更多的人,喚醒更多人的偉大事業。”Only the love can waken the love.”是黃老師做教育的堅守,也是她默默堅持了七年公益事業的初衷。


       從2012年開始,黃廬進就和他的丈夫王曉光老師一同自費奔赴云南省做支教志愿者。從第一次去到今天,她最大的感受是,“公益支教不是我在教育孩子們,孩子們也教育了我,是他們的渴望,是他們個個小小年紀都能做家務的樣子鼓勵了我。很多身邊的同事,校友和朋友們這幾年也紛紛通過我們捐贈,獻上愛心,使我們非常感動和感恩。”黃老師堅守的教育和公益,不是帶著一種隱晦的城市優越感去為落后地區的孩子們贈予物品和金錢,不是一份讓自我感覺良好的善行,而是能夠俯下身來全身心地去擁抱這些孩子們,告訴他們“你生來偉大!(Youare born for greatness.),教會他們懂得感恩和寬恕他人。


       “孩子們由于生活的環境和條件,許多人都很靦腆和敏感,發言時不敢正視志愿者老師……, 但是他們并不傻,每個孩子都有著敏銳的感知能力,你的一個眼神,一句言語,一個舉動,都能讓他感受到你的用意。我們志愿者不能光有形式上的擁抱,而是用真心地去靠近他們,接納他們,他們才能敞開心門與你交流。”黃老師說,“6年前我第一次去云南支教時,孩子們還吃不飽,沒什么換季的衣服。從山里來的孩子們有的甚至沒見過盒裝牛奶,也不知道牛奶是什么;到今天孩子們的溫飽問題都已經不成問題了。”黃老師一面感慨國家的兜底扶貧已見成效;一面也指出,現在的留守兒童已不是溫飽和改善教學條件的問題,而是如何進行心理輔導,如何對女性青少年引導她們自尊、自愛。


叁 

批判性思維與愛國:去世界舞臺宣傳中國


       外語背景出身的黃廬進老師,在涉外談吐和思維上都很貼近西方,以至于她和陌生外國人溝通不到十分鐘,對方一定會問她的問題不外乎,在國外呆了多少年?在哪所大學留的學?黃老師每每都會自豪地回答:I am typically made in CHINA! 她是懂西方的,學西方的,卻也是最愛國的。“質疑性、批判性思維與愛國不矛盾。不要因為對現有的某些制度的不滿和批評,而影響對祖國的熱愛。”言及之處,正是黃老師對當代青年人的期望。


1572490933525010149.jpg


       批判性思維和熱愛祖國的情懷,讓黃老師以見長的外事談判能力自信、自尊、自強地走向了世界舞臺,向世界宣傳中國。華理前任主管國際交流與合作的副校長涂善東教授曾說,“商學院改變了華理留學生的膚色”,而這其間,黃廬進的努力功不可沒。


       2001年,黃廬進老師親赴澳大利亞堪培拉大學,為第一屆中澳MBA學員的順利注冊拿下了談判,開拓了華理商學院國際化辦學的第一步。此后,她主力推進的中法MBA、全球“七校聯盟”MIEX項目、本/碩互換交流雙學位項目、響應國家一帶一路倡議與羅馬尼亞錫比烏大學合作成立中歐國際商學院,她是為在羅馬尼亞開辦的研究生課程進修班第一個上課的老師。商學院國際化的道路越拓越寬,行進在這日益寬廣、日漸多元的大道上,留學生的國別也遠跨歐、美、亞、非和拉美。


       課堂之外,黃廬進還將她的這份熱愛傳遞到了更多世界的角落。2007年以來,每年應邀赴法國ICN商學院和INSEEC商學院,講授國際商務談判、中國商務環境課程;2008年,應美國Rollins大學邀請,參加了全球領導力論壇;2009年,受美國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相邀,在“亞洲-中國走向世界”論壇上發表題為“中國高等教育國際化進程中的挑戰”的演講;2015年起,受邀于國家商務部上海培訓基地,為來自“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官員和企業家、非盟官員等解讀中國改革開放的政策及中國“十二五”“十三五”規劃與發展戰略等,她生動的講解和積極的課堂互動,使這些來華學習的官員們對中國的發展和政策更加理解,每次都受到學員的好評。


       黃老師說,“商學院經過幾屆院長和幾代商院人的齊心協力,才有了今天驕人的成績,我們應該珍惜,更應該加倍努力。只有學院好了,大家才有奔頭!”她們這代人是祖國改革開放的既得利益者,享受到了改革開放的成果;對于下一代的建設者,她說,“批判性思維不等于吐槽,盲目的樂觀不等于正能量,要做一個有思想的熱愛者,建設者。”



幸有愛來世未孤,

留得人間頌恩情。

謹以此文頌給1950年代商院人的恩與愛。


版權聲明

版權聲明:本文為中國MBA教育網原創文章。歡迎轉載,轉載請注明文章來源:中國MBA教育網及原文鏈接。

中國MBA教育網 問題反饋平臺

您的身份

  • 院校老師
  • 備考生
  • 其他用戶

如何稱呼您

  • 先生
  • 女士

您提交的反饋意見

您的聯系方式

您的每一個有效信息都至關重要
服務熱線:010-8286 3124

浙江6十119045